济南普瑞高分子工程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
产品目录
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业务部
电话:0531-8523100
邮箱:service@heilongyibiao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价值重估 老油画市场稳步上升

编辑:济南普瑞高分子工程有限公司  字号:
摘要:价值重估 老油画市场稳步上升

2011年5月30日,第一代油画家常玉创作于1950年的一幅《五裸女》在香港罗芙奥春拍中拍出1.07亿元人民币,就这样,中国油画拍卖史上的亿元画作纪录出现在了老油画板块上。1966年,常玉在巴黎意外煤气中毒去世,他的作品被犹太人整批收购,出现于巴黎的拍卖行和画廊中,几经转手,大部分常玉作品已经转入中国台湾藏家手中,屡创高价。这幅《五裸女》原为台湾国巨集团董事长陈泰铭旧藏,1993年10月由台北苏富比拍出时,成交价已达487万台币,创造了当时中国老油画的最高纪录。此次《五裸女》的高价成交,无疑将老油画板块的价值重估讨论推向了高潮。

收藏老油画 更待何时

从第一代油画家和第二代油画家上来看,各有几大名头争相创高价;而就香港市场及内地市场而言,也是各创佳绩及轮流刷新最高价纪录。就香港、内地的老油画拍卖而言,两地市场上拍的老油画拍品在规模及整体风格上却明显有异,内地市场上拍的老油画基本以徐悲鸿、颜文樑、林风眠、刘海粟、吴冠中等名家的作品为主线,而香港地区则以常玉、陈澄波、朱沅芷、赵无极、朱德群等具有国际盘的老油画为主。在可查阅的数据中,早在2005年,潘玉良和赵无极等的老油画就已经突破了千万元大关。与香港市场不同的是,内地市场主推徐悲鸿等写实老油画,2005年11月,北京保利拍推出的徐悲鸿1939年作《珍妮小姐画像》以2200万元成交,创造了内地老油画板块首度破千万的纪录。

到了2006年,有10件老油画拍品突破千万大关,香港市场的老油画市场走势依然强劲。香港佳士得秋拍推出的徐悲鸿1924年作《奴隶与狮》以5603.5万元人民币成交,年度夺魁;同为第一代油画家的常玉和陈澄波同样表现优秀,香港苏富比秋拍推出的陈澄波的《淡水》以3623.4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;常玉则有3件作品创下破千万的高价,其中1950年作《青花盆与菊》以3041万元人民币成交,为最高价。此外,国际盘朱德群的表现引起了行家们的注意,由香港佳士得推出的1960年作《红雨村;白云舍》以2691.5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。内地市场则有徐悲鸿1940年作《愚公移山》在北京翰海拍卖以3300万元人民币成交。

翌年有19件拍品突破千万大关,而年度最高价依然由香港市场拍出,香港继续垄断了大份额的老油画市场。其中,徐悲鸿拔得头筹,陈澄波紧随其后。徐悲鸿的《放下你的鞭子》在香港苏富比春拍以7200万元人民币成交,香港佳士得秋拍推出的陈澄波1935年作《淡水夕照》则以5072.8万元人民币成交。另外,香港佳士得成交的两件赵无极拍品均接近3000万元人民币的高价。

2008年和2009年的老油画市场只能说是维稳走势,老油画稀缺性的特点凸显,拍卖市场成交一件少一件,尤其是第一代油画家的作品,只要是精品就是绝对的惜售。2010年,老油画市场行情继续上升,年度破千万拍品达24件。国际盘的常玉作品的市场持续坚挺,香港佳士得秋拍推出的上世纪50年代作《青花盆与菊》以4583.8万元人民币成交。内地由北京九歌春拍推出的徐悲鸿《蒋碧薇像》以7280万元人民币成交,创造了徐悲鸿油画最高价纪录;另外,北京匡时春拍推出的1931年作《裸女》以1075.2万元人民币成交。2011年则是老油画市场的井喷期,年度有51件拍品突破千万,其中更是有单件破亿的天价出现,常玉的《五裸女》以1.07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在香港市场拍出,创下老油画的世界纪录。

可以说,内地市场除了徐悲鸿及吴冠中之外,破百万、千万级别的作品要远落后于香港市场的常玉、赵无极、朱德群等人的作品高位。无论在单件作品的成交价以及每季拍卖的成交额、成交率方面,仍然是香港市场占优势,然而内地近几年的拍卖生态也逐渐看好,大量收藏于台湾地区的老油画开始流向内地,内地画家家属收藏的作品也开始释出。不少专家认为,过去,这个领域为学者或者行家所专美,现在则是早期油画收藏的一个历史机遇,并逐渐向有实力的大藏家转移。

第二代油画家已成市场主流

据相关统计显示,在“中国油画家总成交额排名”前50位中,第一代和第二代油画家占了16席,在前100位中占24席,分别达总量的1/3、1/4,足可见老油画市场板块的重要性。

在“中国油画家总成交额排名”前50位中,第一代画家占11席,分别为:留法的颜文樑、徐悲鸿、潘玉良、林风眠、常玉、吴大羽,留日的陈澄波、关良、廖继春,留美的朱沅芷,另有上海美专的创办者刘海粟。其中,第一代油画家中,以“民国画坛三重臣”徐悲鸿、刘海粟、林风眠的影响最大,其中又以徐悲鸿市场最好。截至目前,徐悲鸿作品已成交4582件,总成交额61.09亿元人民币,在中国所有兼事油画和中国画的画家中,位居榜首。徐悲鸿作品市场中,虽然其油画仅上拍183件次,不足国画数量的1/25,但总成交额6亿余元,接近国画的1/10,均价466万余元人民币。此外,在“中国油画家总成交额排名”中,定居法国的第一代画家常玉列第7位,截至目前,其油画上拍98件次,成交81件,总成交额达7.82亿余元人民币,均价高达966万余元人民币。

虽然,第一代油画家至今仍是老油画板块的生力军,但随着岁月的流逝,他们的作品数量日益匮乏,第二代油画家正逐渐成为市场主流。自2007年,第一代油画家的作品就已显现出供不应求的端倪,这一年,藏家对老油画的需求带动了第二代油画家市场的大幅度提升。以中国内地市场为例,北京保利秋拍推出的吴冠中《木槿》就以3920万元人民币成交,吴作人1949年作《解放南京号外》在北京华辰拍卖的秋拍上也以1232万元人民币成交。2008至2009的两年间,第二代油画家的作品数量的优势进一步凸显。2008年的香港佳士得秋拍,国际盘的赵无极1956年作《HOMMAGE A TOU-FOU》顺利来到了4000万元人民币大关,2009年度同样有两件拍品过3000万。朱德群则继续发力,香港佳士得2009年的秋拍,朱德群的一件1990-1999年作《雪霏霏》也顺利来到4000万大关。另外,内地盘的吴冠中也有两件拍品突破3000万大关。即使是在艺术市场缩水的2010年,北京翰海春拍推出的吴冠中《长江万里图》油画长卷也拍出5712万元人民币的高价。2011年,在51件千万拍品中,第二代油画家吴冠中占据20个席位,赵无极占据了22个席位,老油画市场的井喷完全靠的是作品数量更有优势的第二代油画家。其中,国际盘的赵无极1968年作《10.1.68》拍出了5656.4万元人民币的高价,内地盘的吴冠中的《秋瑾故居》则拍出了7475万元人民币的高价。

小名家有大潜力

与当代艺术的迅速蹿红相比,20世纪的老油画经过岁月的考验,其学术价值毋庸置疑,逐渐成为市场的热点不足为奇,可不少行家认为,老油画除了几大名家之外,大部分早期油画的价格和十年前相差无几。但好消息是,内地市场已经发现这一空缺,以中国嘉德、北京翰海、北京匡时为代表的老油画板块近两年表现尤其突出。中国嘉德继2010秋拍首开早期油画专场后,在2011年第二场早期油画专拍中,55件作品成交43件,成交额达6295.6万元,除关良1980年作《石门》拍出2300万元(此画原为台湾国巨基金会旧藏,1996年曾是台北苏富比秋拍的封面拍品),吴冠中的《井冈山刘家坪风光》以1150万元成交之外,全场6件老油画佳作价格均超百万元,其中,庞薰琹1983年作《路是人走出来的》以322万元成交,丘堤上世纪30年代初创作的《静物》成交价230万元,艾中信1950年作《女司机田桂英》也卖出了460万元的高价。而中国嘉德早期油画专场也是内地迄今为止唯一的老油画专场。

另外,北京匡时也在去年加大了老油画的拍卖规模:“49年—85年写生作品专场”79件作品中,上世纪80年代以前的作品约30件,不乏颜文樑、李超士、费以复、胡善馀、孙宗慰、萧淑芳等名家之作。孙宗慰1939年的写生静物《厨中佳肴》以50.6万元拍出,王文彬1979年作《西单大字报前》从2万元拍至63.25万元,李超士1962年作《岁朝四友》成交价77.05万元,丁正献1961年作《残垣》也以57.5万元拍出。

上一条:红木行业呼唤对潜规则零容忍 下一条:年轻艺术家在国内市场的争夺战